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万年铁打缇夏党
德扎中毒,深陷主教扎大坑无法自拔
国动死忠粉,至今仍深爱莫莫
永远的咸鱼,生活在于颅内高潮(不是)

很有感觉呢

存在缺失。:

不知从何时起,他在我的记忆里逐渐消失了。

我一生都没有和那个男人见过面,
只是在陈旧玻璃柜里翻找到的老照片中知晓了他的存在,
看着那些伤痕,不知道他有着怎样的故事。
而我记得最清楚的是,
看着那个男人的笑容,
会让人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光。


很会笑的青年男子,要是死了的话,这个世间总要寂寞点吧。

—————————
最后一句是石川啄木的诗。
好久没画历史先生了……
呜呜呜呜呜最喜欢的还是他!!


评论
热度 ( 256 )

© 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