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万年铁打缇夏党
德扎中毒,深陷主教扎大坑无法自拔
国动死忠粉,至今仍深爱莫莫
永远的咸鱼,生活在于颅内高潮(不是)

【中华一番同人/绍安昴星】竹叶青

冷到北极圈的绍昴坑终于有粮了……这坚定了在下誓死拥护绍昴的决心。冷?饿?哼哼,哥哥有这一篇就能抗过整个冰河期!!【您真容易满足……】
感谢大大!!

柚pomelozu:

   


看原作脑补again


※绍安过去相关(菊下楼拜师时期)






    阳光穿过茂密竹林,落到地面时成了无数光点闪闪烁烁。


    午后的树林里算不上多么嘈杂,只隐约可闻来自远处、不知名的虫鸣鸟啼。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走在早已被踩出成型的泥土小径──说的精确点,是矮的那个拽着高的那个前进。




     「绍安……快、一、点!」那男孩不过四五岁,正揪着身旁青年的裤管,两条短腿蹬着地死命往前去。


    「小鬼,我说多少次了?那些猫熊哪儿都不会去的──」被唤作绍安的青年颇为不耐:「别再拉着我了!」




     绍安低下身,轻易将男孩给拨开,岂料下一秒这小子又黏了上来、抱住自己小腿不放:「才不是呢!它们吃完叶子,就会回家睡觉了!」男孩大声囔囔,一张圆脸气得通红。


    青年啧了声,耐心继续被消磨着。 「你要想看,自己先去不就行了……」


    「不行!妈妈说今天一整天都要跟绍安你待在一起!」


    「你这小鬼什么时候这么听那个老太婆的话了──」


    「啊!我要跟妈妈说你叫她老太婆!」


    「喂、你少开玩笑了,要是让她知道……」


    「那你快点跟我走!去看猫熊啦!」




    「知道了知道了……别再拽我裤子了!小心我揍你、刘昴星!」




    ※※※




    折腾一阵后,两人总算是到达四川这一带猫熊经常出没的林子深处。原先的小路成了兽径,这儿的光线也昏暗不少;绍安选了棵树下待着,对昴星摆了摆手:「别跑太远啊,你就在这看。看够了就跟我回去。」


    「好!」男孩用力点头,笑容一下子在眉眼间绽开,才应完就转身找他的宝贝猫熊去了。




    「真是……见风使舵的臭小鬼──」青年双手交叉背在头后、倚着树干坐下翘起脚来,瞧了眼头顶为繁茂枝叶所遮掩的天后闭目假寐,更不忘在心底对自家师傅抱怨了一番──老太婆真够找人麻烦的,店休时带儿子出外看什么猫熊也就罢了,她今个儿临时有事走不了,偏偏非得要他代替自己陪小鬼出门……可恶、他大好的一天休假就这么泡汤了。




    越想越来气,这下睡意全没了──绍安才一睁眼,就见不远处的昴星和一个与其差不多大小的黑白玩意儿待在一块,前者还笑得挺开怀的样子。




    「……喂喂!小子,那是什么东西?」绍安大喊以吸引男孩的注意力。


    「绍安!你快看!是猫熊宝宝耶!」昴星边说着,两条短短的手臂更是直接环抱住身旁的猫熊幼崽猛蹭,后者也不反抗,只是握着截竹子呜呜叫着。


    「很可爱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这里呢……」


    


    男孩一双圆眼笑眯起来──每次妈妈都要自己远远地看猫熊,这还是他第一次靠的这么近,甚至碰到了它们呢!




    「那可是野生的家伙,别接近……危险!」青年甫感觉一股不安袭上心头,下一刻这份预感却实现了:昴星与幼崽身后的树林,正钻出了个庞大黑影──那无疑是只巨大的成年猫熊,却一改平时温驯模样,直起身子狂吼着、正准备扑向毫无防备的男孩!


    「小鬼!快回来──」这话说得太迟,绍安的双腿倒是早一步行动,直直往昴星的方向奔去。




    「哇啊!」男孩吓得闭上眼前见到的是目露凶光、龇牙裂嘴,和印象中完全搭不上的猫熊模样,正以为要给它一口咬下的时候,有什么紧紧圈住了自己,睁眼一看竟是绍安。




    「绍……安?」昴星傻住了,因为更加怵目惊心的画面──青年的左下臂到手背处,给这头凶兽的利爪连同衣料狠狠划开,所经之处皆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你、你的、你的手……」男孩声音颤抖,说不成一个完整句子。




     绍安无暇顾及伤势,先是举起无碍的另一手抄起石块往大猫熊身后扔去使其分心,趁着空档抱起昴星拔腿狂奔。




※※※




    「哈、哈……」




    直到逃得足够远、身后也再无其他动静后,绍安这才停下猛喘着气;昴星跌坐在地,猛地回过神就是一阵嚎啕大哭:


    「呜啊啊啊!绍安……绍安你的手流了好多血──都是、都是我害的、呜呜啊──对不起!对不……」男孩眼眶发红,一瞬间蓄积了大量泪水直直滑过双颊,哭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唔,该哭的人是我吧,你这个笨蛋!」强烈痛感在身子放松后倏地出现、深入骨髓:「啧!痛死我了──」




     「竟然随便接近野生的猫熊、你小子不想活了啊!」


    「呜呜……」


    「这伤要是在你身上,不死也只剩半条命!」


    「哇啊……」


    「不要再哭了!」




     绍安越骂,对方越是哭得厉害,到后来满腔怒气也给男孩哭没了;眼看自己左臂失血更多,青年还是决定先走出林子找个医馆包扎要紧,料理这个混蛋小鬼得等到之后了。




    「喂,走了!」绍安转身,回头瞪了一眼昴星,虽然他是止住哭声了,但仍跪坐在地、动也不动,神情满是恐惧。


    「……哼,吓得尿湿裤子了吗?见了血就怕,那还当什么厨师!」青年哼哼:「要是之后让你杀个鸡啥的──」


    这话果然奏效,好胜的男孩听了便猛揉眼睛──小脸都给抹红了──最终昴星撑起身子站了起来,跟上绍安的脚步:「我才不怕呢!」




    「放心吧,我今天就大发慈悲,不和你妈妈说你尿裤子的事。」


    「我没有尿裤子!」


    「小鬼到底是小鬼,你就别害羞了──」


    「啊啊啊!绍安是大笨蛋!」




     紧随着两人步伐,男孩的高声叫喊回荡在归途路上。




     




    FIN



评论
热度 ( 42 )
  1. 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冷到北极圈的绍昴坑终于有粮了……这坚定了在下誓死拥护绍昴的决心。冷?饿?哼哼,哥哥有这一篇就能抗过整

© 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