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万年铁打缇夏党
德扎中毒,深陷主教扎大坑无法自拔
国动死忠粉,至今仍深爱莫莫
永远的咸鱼,生活在于颅内高潮(不是)

【蜘蛛侠】【绿蛛】小段子

等等,我不行了,这一把刀一把糖交叉使用……
前一刻我还笑得跟个二货一样,下一刻我就被刀子捅得心肝肾疼,再下一刻我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再下一刻我有点怀疑自己究竟在哪里……
麻麻这篇它怎么就这么好?!!!
总觉得自己抖m的体质又觉醒了。
当然我还是爱着傻白甜的。
——但架不住这篇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几乎要哭出来)

宅方体:

6岁的时候,他瞪着父亲叉着腰说,

“不,我就要去帝国公立小学嘛。”

“因为Peter要去那。他的眼睛可好看了!我想要跟他在一起!”

12岁的时候,他举着成绩单对父亲说,

“你看,我只能去帝国公立中学了。”

“是啊,Peter考得很好,但是他只能上公立啊。所以我也要去。我想要跟他在一起!”

15岁的时候,他皱着眉头在门缝里对父亲说,

“你管我,我就要去帝国公立高中。”

“都说了私立学校不适合我。你们都不懂我,只有Peter明白我。那就不要再管我了啊。我想要跟他在一起。”

18岁的时候,他站在客厅的另一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地对父亲说,

“我觉得,学应用物理对我以后进入公司更有益处。”

“是的,Peter也学这个。您也知道他有多厉害,对吧?我不能离开他,爸爸。我想要跟他在一起。”

22岁的时候,他对着父亲的遗像说,

“您说的是对的…您说的都是对的。”

“我会杀掉Peter,我会杀掉蜘蛛侠…一点一点,从里到外地。他对我做了什么,我都要十倍偿还。”

“我想要他,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6岁的时候,他看着那人稚嫩的面孔默默地想,

他长得可真好看。褐色真是温暖的颜色啊。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12岁的时候,他看着那人无所谓的面孔默默地想,

他的成绩只能和自己到一所中学了。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15岁的时候,他看着那人恼怒的面孔默默地想,

他肯定会和父亲抗争的。总有一天他会从私立学校回来。要是自己有钱能和他去一起就好了。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18岁的时候,他看着那人开心的面孔默默地想,

我们就要同居了,即使他喜欢的是自己邻居那个红色头发的女孩。即使他终究要和谁在一起,要是自己能一直在他身边就好了。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22岁的时候,他看着那人狰狞的面孔默默地想,

他知道的,那人现在愤怒的指控只是在拖延时间。他知道那人袖子上那个开关控制的是滑翔板,他知道那人在吸引他的注意力试图用滑翔板偷袭杀死他。他知道的,就像那人的父亲一样。

他默默地等待着,直到他的蜘蛛感应疯狂地尖叫,直到他看见那人熟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狞笑。直到胸口的刺痛伴随着血液喷涌而出,直到他意识到其实不是那尖锐的刀片让他感觉到这刻骨的疼痛。直到他发现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直到他靠着那股背后的冲力扑在了那个熟悉的人的身上。

刀片因为减速没有刺入那人的胸甲,而是从他身体里退出,连带着所有的血液和温度一起向后飞溅。然而他很开心地把头埋在熟悉的胸膛上。这份他熟悉已久的温暖,这份他渴望已久的温暖。

最先消退的是听觉,然后视觉也模糊成了许多大片的色块。嗅觉只剩下萦绕全身的血腥。他凭着最后的感觉凑上去吻住了那双嘴唇。那双他渴望已久的,永远也不会得到的嘴唇。那个人居然这么多年都没有换过他那诡异的薄荷橘子味牙膏,这是他不合时宜地想到的第一件事。

只有这次,他不再害怕被拒绝,不再害怕会失去;只有这次,他知道那人会惊愕会嫌恶会憎恨但是他不在乎了,他没有时间再去在乎了;只有这次,他终于可以主动地说出来了,那句一直藏在心底的话。

“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可惜那人永远听不见了。他喉咙里的积血已经堵住了他的声音。

他闭上眼,沉入永恒的黑暗中。

























































小甜饼:

22岁(2)

他在一片带着消毒水味道的惨白中醒来,扑面而来就是那人放大的脸和疯狂的吻。

“我一定是死了。”他们分开的时候,他直直地盯着天花板,用安详的语气平铺直叙道,“天堂真是个美好的地方啊。”

那人终于舒展开了眉头,红着眼眶轻轻用拳头碰了碰他的肩膀。

22岁(3)

当微笑着的白衣天使姐姐离开后,他再一次躺平到床上,直直地盯着天花板,双手安详地交握在身前,抓着一份数额不小的医疗账单。

“这次我是真的死了。”他用呆滞的语气对着空气说到。

22岁(2)

他看着那个笨蛋再次在一片迷茫中醒来,睁着无辜的大蓝眼睛呆呆地瞪着他,无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保留刚才的触感。

“这是人工呼吸。”他一本正经地说,“就这么点钱你居然被吓晕了?”

“嫁给我的话,你就不用担心医疗账单了。”

22岁(3)

最后即使嫁了他还是自己还清了所有债务。好倔。可是好喜欢。






22岁(黑匣子)




他想他是痛快的。




他的仇敌,那只小虫子终于要死了。然而那个人被刀片刺中的瞬间依然是一副微笑着的表情,即使这个微笑比哭还要难看。




尖锐的利刃从那人的身体里穿出,直到这一刻他才忽然惊觉看上去这么强大的蜘蛛侠事实上依然是当年那个瘦小的青年,和他的身体相比那些锋利的金属显得那么巨大狰狞,他就像是一片叶子一样倒了下来,鲜血在他身后飞溅成一片绚烂的风景。




他的蜘蛛感应呢?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刺中了?这家伙真是一直都是个笨蛋,怎么这么简单就会被——




熟悉的身影倒了下来,扑倒在他怀里是意外地温暖的重量。然而这份温暖就好像随着飞溅的血液逐渐消散一样。明明他是那么渴望看着那人眼里的光芒消失,然而真正面对这双浅蓝色的大眼睛渐渐褪色失去神彩的时候,他突然就慌了神。他徒劳地伸出双手抓住那人的肩膀,然而这只是让红色晕染得更加快速。世界似乎都变成了血红色,只有那人的脸颊越来越苍白。




“Peter...?”他颤抖着声音叫出对方的名字,那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但是一直纠结的表情突然就舒展开来,露出一个真正十分漂亮的笑容。




然后那人吻了上来。




干涩的嘴唇一片冰凉,触碰到他的那一刻却仿佛有洪水在心里决堤。那人唇舌间的血腥味在他齿间扩散,初吻特有的青涩和意识消失的迟钝,以及几乎要让他落泪的感触。世界一片荒芜,而那人的吻就像是宇宙大爆炸一样,让他许久除了复仇之外空无一物的内心突然膨胀开来。




我爱你啊,我爱你啊,我爱你啊,我爱你啊,我爱你啊。




已经不知道是谁的想法在空气中盘旋,夹杂着惊喜绝望痛苦等等的心情一瞬间袭来。然而还没等他回味过来这份震惊的感受,那个人就已经颓然倒了下去。




他的嘴唇蠕动着,仿佛要说些什么却渐渐停止。




他失去焦距的蓝眼睛依然望着他的方向。




“不,不,Pete,不!”




他慌慌张张地抱起那人失去知觉的身体,然而那具柔软的躯体只是无力地靠在他的怀中。




不要死去,不要死去,不要死去。




不要带走我整个世界的颜色。




他疯了一样地向着最近的医院跑去,一路祈祷上帝能听到他的心声。












(加了一小段诶嘿)







(账单吓晕人工呼吸的梗来自逗比苑GN那篇XDD)






评论
热度 ( 212 )

© 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