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万年铁打缇夏党
德扎中毒,深陷主教扎大坑无法自拔
国动死忠粉,至今仍深爱莫莫
永远的咸鱼,生活在于颅内高潮(不是)

少年梦

算了,这次不题目搞事了,省的你们以为是糖结果戳进来一看发现是刀子……

没写原来想写的那个片段,那个刀子以后再说,近期去发糖,不然我自己都怀疑我自己的属性了orz ……

我觉得我应该再多写一点的,刀子只在最后捅一下怎么够(不是),但作为一个傻白甜……再写下去我就写不下去了orz……

 然后,可爱的他们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他许久没梦见年少时的事了。

梦里少年依旧,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转头微笑时再阳光灿烂不过,总让人觉得有他在身边便什么困难都不惧。

“缇可。”

他听见那人这样叫他,眉眼盈盈处满是笑意,脸上是压抑不住的骄傲。

“你看,我说了,我们能做到的。”

他那时是怎么回应的来着?

身体先于意识做出反应,顾不上高兴,他上前一步,赶忙扶住那人有些虚脱的身体,在看到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时胸口一阵闷痛。

“先不要说这些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白露她们……”

“不用啦,”少年人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什么叫一点小伤?站都站不稳了还逞什么强?

他皱起了眉,刚想说什么,耳边却又响起了少年的声音——

“说起来,既然已经取得了龙脉的力量,你是不是现在就要走了?”

他的心紧了紧,喉咙一下子变得干哑起来,好半天才勉强吐出了一个是,少年倒是不显意外,只是似是略感疲惫般地垂了垂眼眸,嘴角却仍带着几分笑意。

“所以说就不用找露露她们了,你今天都要走了,我总该送送你吧,要是让露露她们来了我这几天就只能躺在床上了,还怎么送你啊?说起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昆仑长什么样子,不过看你这么努力拯救它那肯定是一个特别美丽的地方……”

“夏天!”

他猛地抬高声音打断少年的话,在看到少年黯淡的眼眸时又有些懊恼,责备自己怎么这么毛毛躁躁,居然不能好好照顾对方的心情。

深吸一口气,他抬手按住少年的肩膀,一字一字,缓缓道:“你会看到昆仑的。”

少年抬起头,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我先带着地脉的力量回去,等昆仑恢复得差不多时我就回来——用不了太久,最多两年——到时候我带你去看昆仑,那里很美,你会喜欢那里的。”

毛头小子们的一个普遍特点就是说话一急就会前言不搭后语,乱乱糟糟的一大片废话朝外面砸,也就喜欢他们的人能弯着眼听着,然后抛出几个问题问倒毛头小子们,看他们急上加急。

“我有说我想去吗?”

“……”

——好像还真没说?

少年难得见他一时语塞的样子,不禁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在假装一本正经地思考半刻后,他颇为勉强地点点头,努力摆出严肃的神情,眼中却还是流露了几分笑意:“好吧,既然你都已经主动邀请了,看在你可怜的份上,本少侠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好了。”

——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欠打嘴脸。

但他居然还觉得少年这个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好吧,让我们记住毛头小子们的另一个普遍特点,只要对面是喜欢的人,不管那人的表现多欠揍,在他们眼里都是可爱的,俗称,脑驴踢(不是)。

那天的天气真不怎么样,再说刚打完一场硬战,周围全是一片坑坑洼洼,但在他看来,一切都很好,未来还很远很远,少年就在他身边,以后还会一直在他身边,最大的烦恼也不过是该怎么整治自己越来越没救的审美。

但后来呢?

他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昏暗,月光透过窗格照入屋内,投射出一片惨白,苍凉悲哀到恰似他那双日渐孤寂的金瞳。

后来他把少年带回了昆仑,郑重地在族谱上写下了少年的名字,然后,亲自将少年葬下。

——我答应你了,我说到做到。








————————————————————————
那个……和后面的孤苦老汉连起来,它还是甜的……对吧……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