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万年铁打缇夏党
德扎中毒,深陷主教扎大坑无法自拔
国动死忠粉,至今仍深爱莫莫
永远的咸鱼,生活在于颅内高潮(不是)

论地主家的傻儿子要怎么求婚

今天521!521!

朋友说520是女生向男生告白的日子,521是男生向女生告白的日子。

我:那如果是男生向男生告白呢?

朋友:……看体位吧。

……

好像没毛病(不是)

那就让缇可来搞事好了ww

这次是彻底放飞人设了,反正又不能用来吃(不是)

最后,可爱的他们属于原作,ooc属于我ww

 

 

 

1. 

在看到自家傻儿子第N次捧着奏折露出一脸傻笑后(不是),昆仑王终于忍无可忍地把这小子踹上了飞船,撂下一句“带不回来人就别来见我”后狠狠摔上了飞船大门,对着一旁的近侍抱怨这孩子怎么这么蠢,他像他这么大时都已经如何如何,简直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旁边的昆仑王后只是淡笑不语。

——亲爱的,当初求婚时是谁紧张得差点把求婚戒指吞了?

2.

再次踏上地球的土地时缇可的内心是不胜感慨的。

当然这和他这次没有坠船没关系。

……

大概还是有的。

毕竟一个好的开始可是成功的一半呢!

备受鼓舞的昆仑王子一路杀上山城,气势如虹地敲响了……符海鹏家的大门??

3.

别误会,毕竟告白求婚是一场硬战,还是得找军师出谋划策一下。

4.

在听完缇可的来意后,符海鹏沉吟许久,最终决定把自己的追人经验讲一遍。

真要说起来的话他和克洛斯应该算是水到渠成,感情基础早就摆在那了,只是差一个直接挑明的时机。在互相拖了两年之后,符海鹏想着这么拖着不是事,干脆直接动身来到了灵界,晚上一到就一场火树银花炸上去,单膝跪地,深情求婚。

对,他直接跳过了告白,单刀横枪直击主题,然后,成了。

 

#符大师的撩汉秘籍——没有什么对象是一场火树银花搞定不了的,如果一场不行,那就两场。#

5.

当然符大师是不会承认即使是他去求婚的但结果他还是被压的。

没办法,枪炮师的皮再脆也比咒术师来得强。

这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6.

虽然火树银花是咒术师的专有招数,但依照昆仑族千年的法术涵养,找出几个类似的倒不是什么难题,在得到符大师的真传后,缇可自信满满地离开了符家大门,符海鹏在后面目送他离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小子的背影显得特别悲壮,活跟一个要上战场的士兵一样。

正巧这个时候克洛斯那边来了灵力传信,符海鹏把这事和他讲了一遍。克洛斯在陷入了长期的沉默后,终于迟疑地来了一句——

“鹏鹏,你觉得……天天能懂火树银花的意义吗?”

符海鹏:“……”

7.

答案是否定的。

在和夏天一起散步时缇可终于想起了这个问题,他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毫无情趣可言的家伙应该会直接以为是谁家在过生日或者商场在搞庆祝。

这让这个刚刚还在自信满满的昆仑王子突然有些绝望。

——恋人情商太低怎么办?急!在线等!

8.

当然,再绝望也得想法把人拐回昆仑,毕竟这直接关系到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呢。

夏天这会儿正忙着和烧烤铺的老板讨论哪种烤肉串更好吃,肯定是不知道外星人那些兜兜绕绕九转千回的心思,在成功和老板达成统一意见后,少年人从老板手里接过新烤的肉串,顾不得吹散上面的热气,他便急火火地往上咬了一口,然后颇为愉悦地眯上眼睛,看上去像是尝到了什么人间珍馐一般。

转头看到身旁的同伴仍是眉头微皱,好似遇到了什么人生难题,棕黑色的瞳眸中隐显笑意,他抬手把一串烤肉串递到青年面前,孜然和烤肉的香气混在一起扑簌簌地直往人鼻子里蹿。

“尝尝?”

尝试着咬了一口,浓郁鲜美的肉汁立刻充斥了整个口腔,味蕾先是被咸、辣覆盖,接着便是被前所未有的鲜味所征服。刚刚还在头疼人生大事的青年眼中闪现讶色,终于暂且搁置下了那些烦恼。

无论何时,美食总是能让人暂且忘却烦恼的。

少年人得意的声音传入耳中——

“怎么样?我就说大叔的手艺很好吧?”

缇可吃东西的动作一顿,下意识地低头看向了少年。

夏天现在的表情怎么说呢,有点得意又有点认真,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那种活力与热情,街灯照在他身上,这个时候又没风,把他整个人都染得像画一样好看温暖,烧烤店的老板这时刚好打开了音响,俗气直白的流行曲立刻飘进了他的耳朵里,啪叽一下就击中了他那颗还在动荡不安的心。

然后这个昆仑的皇族突然就想明白了。

——他就是来求婚的,搞那么花里胡哨的干什么?管他情商高还是低,夏天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只要自己能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就成,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在来到地球一天之后,他终于再次笑了起来。

“夏天,我喜欢你。”

咻——

烟花炸裂。

9.

……

mmp,刚刚那个烟花是谁点燃的?!

看着一脸茫然的夏天,缇可低下头暗骂一声该死,见夏天又要开口,他立刻捂住了对方的嘴,心一横,干脆直接喊了出来——

“夏天,我喜欢你!能嫁给我吗!”

“……”

烟花又没了。

整条街都陷入寂静之中。

烤肉店老板呆愣地看着这两个在他店门前公开出柜的年轻人。

——现在的年轻人,挺行的啊?

10.

缇可现在只想回到昆仑删掉所有和烟花有关的法术。

——他和烟花是结了梁子是吧?是吧!

眼看着自从他喊完那句话后夏天就陷入了长期的沉默中,小伙子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直往下坠着。

他其实不应该这么急的,应该和夏天再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对方的反应再考虑要不要求婚的,不然只会像是现在这么尴尬。

他懊恼地想着,脑子里的小剧场都已经从出柜被拒开到孤苦终生了,心里正绝望着,突然又听到夏天的声音——

“缇可……”

“我以为,求婚都是该带上戒指的?”

他飞快抬起头,却见眼前的少年只是笑着看着自己,一双棕色眼眸中仿若揉进了漫天星河,灿烂璀璨到让人移不开眼。

见这人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少年侧了侧头,笑得有些狡黠:“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11.

故事是完美收局了,昆仑皇族在经历过一堆鸡飞狗跳的事后总算是成功把人拐回了昆仑,但问题也来了——

戒指呢?

“忘了带了。”

侧眸看着那边笑得跟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的昆仑王子(?),老昆仑王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你说我怎么就有这么傻的儿子?”

昆仑王后依然在一旁淡笑不语。

——亲爱的,是谁赶得太急都没给人留下收拾的时间的,嗯?

评论 ( 2 )
热度 ( 27 )
  1. 殇影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 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